管理团队

软银中国资本主管合伙人宋安澜 : 高技术企业背后的推手




图:软银中国资本主管合伙人 宋安澜

  受访者:软银中国资本主管合伙人  宋安澜

  软银中国资本之于宋安澜,意味着他投资生涯的全部。

  2000年,宋安澜离开UT斯达康,加盟软银中国创始团队,从此一待就是13年。

  从一开始类似于软银旗下的一个风险投资部、一期基金绝大部分来源于孙正义,到二期基金LP逐渐国际化、在TMT投资领域树立强大品牌,再到三期基金彻底实现多元化,投资方向从TMT拓展到清洁技术、医疗健康、消费零售和高端制造等多领域,投资阶段也从单纯的早期投资逐渐辐射到早期、中期、后期各阶段------在宋安澜眼里,软银中国就像自己的孩子,“亲眼看着它一步步长大的”。

  如今的软银中国资本,已是中国风险投资领域第一梯队中的翘楚。阿里巴巴、淘宝、分众传媒、普丽盛、万国数据、迪安诊断、海泰环保、宜搜科技、华大基因------这些在各产业领域都数一数二的优秀企业背后,都有软银中国资本的投资身影。

  一个常见问题便随之产生:软银中国资本的巨大成功背后,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主导因素?

  当ChinaVenture把这个问题抛给宋安澜时,他毫不犹豫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:“一个稳定而又互补的学习型团队。”

  稳定而互补的学习型团队

  薛村禾、华平、刘天民,和宋安澜自己,是软银中国资本的“四驾马车”。

  薛村禾早年是UT斯达康的联合创始人,彼时宋安澜是UT斯达康技术总监,两人很早便相知相熟,在宋安澜眼里,老薛对创业有十分深刻的理解,看人的眼光更是异常精准;华平早年供职于麦肯锡,极为擅长系统化地分析解决问题;晚些加入的刘天民,除了创业经验外,在国内外大型企业都有过丰富的运营经验;宋安澜自己则乐于钻研各种技术。

  四个人风格鲜明,但又和谐互补、相得益彰。同时,四个人又都具备快速深入的自我学习能力。这一点,也是软银中国资本合伙人团队的最大优势。

  “投资绝对不是赌博式押宝,而是投自己能够深入明了的行业和公司。但任何投资人都不是生来就懂各个行业,这背后是一个持续不断地学习和提升的过程。”

  宋安澜介绍,每当进入一个新的投资领域,软银中国资本的四个主要合伙人都会对该领域进行深入挖掘和学习,对市场规模、商业模式、技术难点,以及主要玩家等都会全面了解。

  比如,在投资某个基因项目之前,宋安澜原本对基因检测技术略知皮毛而已,为此他专门把与该技术有关的各种书籍和报告找来,一点点地啃,同时还请教了各路专家,很快掌握了专业知识;以至于有一次看项目时,别人问他,你是不是学医疗检测的?

  在宋安澜看来,风险投资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一个投资人,唯一要做的,就是不间断地学习。

  或许,正是这种合伙人团队永不止步的自我学习能力,让软银中国从一开始便显得与众不同。在2000年设立的第一期基金投资单中,便投中了阿里巴巴、淘宝、分众传媒这样的顶尖企业,一期基金整体回报率高达几十倍。

  早期投资因为未来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,相较于中晚期投资而言,难度系数显得更大。但软银中国所投资的一系列明星项目,都是在该企业的第一轮融资便进入,其投资的精准性令人赞叹。

  宋安澜回顾了软银中国所有的成功项目,认为它们都存在着两个共通点:一、行业都属于“可扩张的必需品”范畴,也就是一个广阔并且持久的大市场。二、都拥有一个超级团队。

  超级团队的重要性尤为关键。如何选中一个超级团队,宋安澜给出的答案是要看这个团队是否具有vision(远见卓识)、passion(激情)、innovation(创新意识)、execution(执行力);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因素就是Integrity——团队的操守。

 

 

 

 

  钟情高技术门槛企业

  如今的软银中国资本已经从最初只投TMT领域、只涉足早期投资,逐渐成长为一家投资阶段横跨早中晚期,投资领域覆盖TMT、清洁技术、医疗健康、消费零售和高端制造等多领域的多元化投资机构。

  最近,百度以19亿美元将移动互联网公司“91”收入囊中,震动业界。其实,在这一领域,软银中国资本早有布局。

  “我们青睐那些拥有高技术门槛的优秀企业。”宋安澜说。“移动搜索,是我们投的蛮有意思的一项。因为移动搜索,毫无疑问是一个必需品。与此同时,移搜和互联网搜索还是有一定区别的,因为手机屏幕相对电脑较小,移搜所用的又是碎片时间,所以移搜和网搜比,无论是信息的组织、显示,还是获取客户的方法,都完全不一样。”宋安澜主导投资的宜搜,一直增长得非常快,现在紧跟在百度后面,在国内移动搜索领域举足轻重;他非常看好宜搜的未来。

  或许与自身的背景有关,宋安澜对于创新性技术十分敏感。这种技术敏感性,不仅体现在TMT领域,还体现在环保等其他领域——宋安澜主导投资的海泰环保就是一个例子。

  大家知道,汽车业在中国发展迅速。而进入汽车大国的中国,每年产生的巨量废轮胎如何处理?海泰环保正是在看似“低技术”的废物处理中找到了巨大的商机:把废弃的轮胎提炼成可重复使用的铺路材料,质量相当机场跑道的材料等级,而且比起沥青,这种材料每铺100公里路可减少4000吨原油的使用,节省投资2500万元,延长公路寿命5-10年,同时可循环利用废轮胎750,000条。

  海泰环保经多年自主研发,开发了整套专利保护的改性沥青生产设备,其产品质量超过了国外橡胶沥青加工工艺。软银中国当时在公司仅有一项示范工程的情形下,果断进行A轮投资。到今天,海泰环保已在全国各地建立多家子公司,业务及收入发展迅速,并吸引了国际知名机构的后续投资。

  投资人的社会责任感

  宋安澜已在投资圈打拼13年,称得上一个老江湖。但在采访中却没有丝毫架子,和蔼可亲,给人如沐春风之感。圈内人都尊称他为“宋博士”。

  尽管投资战绩辉煌,但生活中的宋安澜,却十分质朴。很多投资人都喜欢打高尔夫,但他却对这项运动一窍不通,闲暇时仅有的两个爱好是:看书和打太极。

  他看的书很杂,从各产业领域的技术类图书,到《资治通鉴》等古书;从《国富论》等古典经济学著作,到索罗斯、巴菲特的投资理论。他笑称,并非想什么都学,只是单纯的阅读兴趣使然。

  打太极是宋安澜坚持了30年的习惯。因其在清华读书时体弱多病,便修习了太极拳。宋安澜坦言,如今自己身兼十几个公司的董事,平时事务繁杂压力大时,便关掉手机,跑到院子里打半小时太极拳,立刻精神焕发。

  “做投资其实是一份很累很苦的工作,并没有外界看起来那样轻松,当你还在为投了几个不错的项目而沾沾自喜时,竞争者马上便会从你身旁超越。因此,需要不停的学习和积累。”谈及自己13年的投资经历,宋安澜如此感慨道。

  在他看来,支撑他在投资路上不断前进的动力,除了为LP带来投资成果和投资回报之外,更多的是一种社会责任感。

  “比如最近一直在关注老人监护,如果能将大数据等科技手段,很好地运用到对空巢老人的照顾上,无论经济效益,还是社会效益,都是十分有意义的事。”